我的数学老师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更多相关信息请关注相应栏目!

blob.png

  篇一:我的数学老师

  是吴老师。是一位年轻的优秀的教师。三十上下,长的眉清目秀的。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她不仅对工作兢兢业业,而且对工作尽职尽责,一丝一毫都不马虎。

  记得有一次,课本上学到《测量》的时候,要调查当地月份的降水量情况。吴老师就亲自跑到气象台了解,帮我们搜集到准确无误的数据。这件事虽然是小事,但她对工作认真的态度让我敬佩不己。她不仅对工作认真,而且对我们更是善解人意,很让我感动。

  记得有一次,我不知怎么了,特别兴奋。上课了也静不下来,在和同学们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吴老师不露声色的打量我一下,而我却泰然自若地继续和同学在嘀嘀咕咕着,毫不领情。直到放学心后,老师把我叫到角落里。反覆的叮嘱我,上课的时候要认真,刚才没有批评你是怕你在同学面前丢脸。都这么大了,也要面子了。我顿时觉得无地自容,面红耳赤,我感到很内疚。我想说,谢谢你,老师。

  篇二:我的数学老师

  开学第一天,同学们都焦急地等待着我们新的数学老师。铃声刚落,一个一身休闲装打扮的大男孩走上了讲台,高高的个子,短短的头发,充满了阳光与活力。他放下手中的东西,环视了一下教室里的同学,便到黑板前,提笔疾书,顷刻间,“韩明祥”三个大字清晰的出现在黑板上,然后他对着大家说:“大家好,我叫韩明祥,是你们的数学老师,这个学期将由我带领大家学习数学这门课,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课堂上我们是师生关系,课下我们可以做朋友,你们也可以把我当成哥哥。”说到这里,本来鸦雀无声的教室里一下沸腾起来了,紧张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韩老师从此也变成了“哥哥老师”。

  韩老师刚刚大学毕业,学识渊博,古今中外,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他都能侃侃而谈;由孔子,到鲁迅,甚至当今流行的音乐,他都能口若悬河地讲的头头是道。他的课和他的人一样,充满着生机与活力,是本来枯燥无味的数学课变得比妙趣横生。记得有一次,韩老师模仿《非诚勿扰》主持人的台词给我们上课,一进教室就对着我们说:“欢迎收看大型教育类节目,人教版七年级数学,我是主持人哥哥老师,本期节目如果哪位同学能回答出老师提问的所有问题,将能得到由娃哈哈营养快线,幸福牵线提供的小红一朵。”一段幽默风趣的开场,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到课堂上,一阵笑声过后,大家期待着精彩继续。

  韩老师对我们每个人都很关心。在我们心目中,他从来不把我们区分成优等生和差生。在课堂上,只要举手他就给我们平等的发言机会。无论回答的错与对,他都不会批评和责怪,反而给于更多的鼓励。记得有一次,韩老师正滔滔不绝的讲课,一个小捣蛋突然站起来问:“老师,日食再次出现是什么时候?”此话刚落地,班里像炸了锅一样,这是数学课啊,这个冒失鬼在这个时候怎么想起来问这样的问题啊……这时老师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这个同学应该得到表扬,做学生就要勤学好问,但是,学习也要一心一意,三心二意可不行,等下了课我们在研究关于日食问题好不好?”课堂又恢复了平静。

  韩老师也有“笨”的时候,那天我们上“一元一次不等式”这节课,他一上课就为难的给大家说这节课太难了,到现在他还没搞懂,让我们自学,讨论,总结,然后讲给他听,同学们既兴奋又激动地学了起来。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之后,大家个个胸有成竹,跃跃欲试,竞相举手。“好,请刘瑞同学给我讲一下。”韩老师坐在下面当起了学生,刘瑞在讲台上认认真真地讲着,真像个老师。韩老师聚精会神地听着,时而点头赞许,时而摇头反对,时而举手提问。刘瑞讲完了,哥哥老师健步走上讲台,问:“大家听懂了吗?”“听懂了”台下大家齐声回答,“那谁来总结一下这节课?”“我……”大家争先恐后。一节数学课就这样轻松地过去了。其实老师并不是“笨”,而是为了培养我们自学的能力。

  篇三:我的数学老师

  我升学考试是在城里的一所学校里。考场外是一片白杨树,一队队,一排排,有胳膊一般粗。那次也是谭老师带队。她反复叮嘱着把我们送进考场,自己则在树荫底下静静地等着。七月,正是骄阳似火的时候,大地如烘烤一般。当我们从考场上出来时,看到杨树底下的她脸上满是汗珠。不等我们说话,她就急切地问我们考得如何。一边核对答案,一边算计分数。好像考试的不是我们,而是她自己。我们在城里考了三天,谭老师也在城里陪了三天,比对自己的儿女都上心。

  后来,我考上了中专,毕业后分配到了机关工作,过年过节去看她,她便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有许多的话要说。在村里又教了几年书后,谭老师从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到了乡里的初中任教,住在学校分给的两间平房里。前些年谭老师退休了,在城里买了一栋楼房,每天上街散步、买菜,身体一直很健康,日子也过得非常舒心。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今天是教师节,谨以此文送给谭老师深深地祝福。

  篇四:我的数学老师

  韩老师平时虽然很和蔼,却不失原则。他对我们的学习要求很严格。一些同学刚开始学习不认真,韩老师就对他们进行耐心细致的教育,努力让他们改掉这些坏毛病。他为了把知识讲得更详细,常常工作到深夜。老师这种饱满的热情和高度的责任感也深深地打动了我们,因此,每节课我们都听得非常认真。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原本一个个枯燥的数学符号,现在变成了一串串跳动的音符,我们班的数学成绩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期中考试,我们班的成绩一跃成为全校第一。

  韩老师不但课讲得好,而且还多才多艺。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元旦。学校为了活跃校园文化氛围,特举办了元旦晚会。老师既当主持人又和我们一块表演了一个小品,期间,他又一展歌喉,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了一首《童年》,声音圆润,歌声优美,让大家一饱了耳福。

  外班的学生都羡慕我们,羡慕我们有这样一位好老师。老师不但教会了我们知识,也教会我们做人。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年时间,您和风细雨般的话语,荡涤了我们心灵上的尘泥;您浩荡东风般的叮咛,鼓起我前进的勇气。老师,我们一定会好好学习,因为我们也要做一个向您一样的老师。

  篇五:我的数学老师

  老师,一个平凡又不平常的称呼。有人把老师称为金钥匙。是他们为孩子们打开知识的宝库,有人把老师夸为春雨,春雨灌溉着千万鲜花,放出绚丽的异彩;有人把老师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啊!那一张张聪明可爱的小脸,不正是老师培育出的花朵?

  小学生涯中,教过我的数学老师有很多,可我最喜欢的是一直从二年级教到我四年级的陈老师,她中等身材,圆脸,一双黑珍珠般的大眼睛镶在脸上。她已经离开我们3年了,但她那和蔼的面容,亲切的语气却从没从我记忆中离去,还记得她第一次给我们上课时……

  那次,陈老师讲课十分有趣,她在教我们单位的面积。她让一位同学上来填空:面包有10(),他想也没想就填了米。顿时,下面立马笑成了一锅粥,而那位同学还觉得莫明奇妙,问旁边同学怎么回事。这时,陈老师走下讲台,笑咪咪的说:“你也太能吃了吧!这么大的面包看够吃一个多月的了,那买的?给我也买两个吃吃!”那个同学的脸红的像个苹果,我想他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吧!哈哈,我想不会吧!

  上陈老师的课总会有许多幽默。某日,老师在黑板上写错了一个公式,某同学提了出来,陈老师红了脸笑嘻嘻地说:“哎哟!幸亏你提了出来,要不然领导看见要扣我工资了呢!Thank you!!!这样的幽默总会活跃课堂气氛,你说这样的老师好吗?

  当然好啦!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一转眼就要上初中了真有点想陈老师。

  篇六:我的数学老师

  我小学六年级时数学获了全国竞赛一等奖,好多同学都问我数学怎么学的。我当然会告诉他们一些学习方法、技巧之类的。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数学老师刘老师对我的帮助。

  刘老师,名叫刘卫,小学六年级开始教我们数学。她长着椭圆形的脸,戴眼镜,高高的个子,看上去身体很结实。说实在的,一开始,我并不觉得这个老师怎么好。在她的课堂上,经常能听到老师高咙大嗓地大吼,非常地严厉。有些同学可能是受不了这个老师,有的可能是被老师批评了后不服气,背地里甚至给她起外号。

  过了一段时间,刘老师发现我和其他几个同学很有数学天赋,便专门给我们几个开小灶。我对刘老师的态度逐渐开始发生改变了。

  刘老师“私自办辅导班”的事令我印象深刻。记得那时每个星期四下午放学后,刘老师会留下我们“四大天王”和一些喜欢数学的同学。“数学四大天王”自己准备题,自己讲,刘老师只是个“旁听”。

  记得一个星期四下午,该轮到我讲题了。我把自己准备的题目抄到黑板上,底下那些同学就有的自己“埋头苦干”,有的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讨论。看到我出的题好多同学都做不出来,心里一阵得意之情。刘老师看到这个情况,对我说:“曲昊男,你给大家讲讲吧。”我毕竟是第一次当“老师”,没经验,说话磕磕巴巴,语言也不是很严谨,可以说漏洞百出。下面好多同学挑我的刺儿,使我更紧张了。另外,我那时语言表达能力比较差,心里明白但讲不出来。只好说:“这就得这么做。”刘老师就戏称这叫“曲氏定理”,还接着说,“叫‘曲氏公理’更好”。最后老师看我讲不好,干脆替我讲完了。

  篇七:我的数学老师

  我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在我的农村老家读完了小学和初中。当时,教我数学的老师是位女老师,姓谭,30多岁的年纪,个子不高,胖胖的,圆圆的脸上,慈眉善目,说起话来慢悠悠的,却很干脆。

  从一年级到七年级,我一直当班长,各科的成绩经常名列前茅,数学也是我非常感兴趣的课程,薄薄的课本几乎能够一字不差的背下来。到了初中以后,对几何尤其偏爱,能激起探索与发现的****,感到趣味无穷。由于成绩好,自然得到老师的喜爱。记得谭老师曾特意送给我了一本厚厚的课外书,整页整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几何题,纸张有些粗糙,暗暗的有些泛黄。在那单调的年代,在那闭塞的山村,能得到这样一本书该是何等荣幸。我如获至宝,每天都带在身上,一有空就拿出来翻翻,一有空就琢磨上面的题目。有些题,实在解答不了的,就去找谭老师请教。

  有一个场景一直让我记忆忧新,并使我永生难忘。那是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沐浴着宁静的校园。同学们走了,老师走了。空荡荡的学校,空荡荡的教室,只有我和谭老师两个人,在课桌前,一个在仔细地教,一个在认真地学。外面的杨树叶子在风中哗啦啦的抖动,小村的上空已经飘起淡淡的炊烟。直到夜幕降临,屋子里完全看不清东西,谭老师和我才不得不走出教室。当时,谭老师是村里的民办教师,丈夫在几里外的中学教书,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比我小不了多少,又要忙外,又要忙里,家里有一大堆活计。走出校门,黑暗中,望着老师渐渐模糊的背影,我的眼睛里浸满泪水。

  篇八:我的数学老师

  刘老师单独找我谈话,对我说:“曲昊男呀,我知道你心里明白,但表达不出来可不行,这对你以后的数学学习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另外,数学是非常严谨的,像你这样,讲题的时候漏洞百出,同学能给你挑刺儿,你也很难受。咱小学数学不要求非常地严谨,但如果你还这样,上了中学、大学,你想学好这门科目几乎是不可能的。你还得努力呀。”

  听了刘老师的这一席话,我发现了自己致命的缺点,并开始及时改正。从那以后,我讲得越来越好,而且粉笔字也越来越漂亮(只是有进步罢了)。而且还和班里其他的“数学天王”一起交流数学,增长了知识。

  现在上了初中,突然发现刘老师说的那一席话有一部分灵验了——那就是一些数学题开始讲究“抠字眼”,使同学们“防不胜防”。现在一想,幸亏当时认真按老师说的做了,使我小学时就有了严密的逻辑思维。现在想起来真是感谢刘老师。

  直到现在,小学时刘老师对我的谆谆教诲和我们“四大天王”共享“烤鸭”(小学时的黑话,指奥数题)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求学的道路上能遇到这样的好老师,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啊!

[我的数学老师]

本内容由用户发布,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的内容请及时联系本站,并提供相关证据,经查实后本站会第一时间删除。
414软文网 http://www.g414.com/l/jxzy/499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