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堂子街是南京城西一条普通的小巷,却与太平天国壁画结下了不解之缘。1952年,南京遗存的太平天国壁画正是在今天的堂子街108号首次被发现。太平天国晚期封王太多,那些品级较低的四等王和五等的列王,没有专门建造的王府,往往就选择高大的民宅,绘以彩画,充当王府。

20130615015323128_副本.jpg

网络配图

  太平天国失败之后,壁画艺术作品如同其他太平天国文物一样,遭到清政府毁灭性的破坏,绝大部分早已荡然无存。堂子街壁画是怎样被留下的呢?这背后有一个颇为传奇的故事。

  1952年1月,南京市第四区人民政府报告市文物保管委员会:群众反映堂子街74号李家壁上存有太平天国壁画。

  获知此事的罗尔纲于当年12月和南京博物院院长曾昭燏,时任南大校长潘菽、教授胡小石,南京博物院调查设计组宋伯胤、蒋赞初一起前往李家调查。

  这所房子的门牌为72号和74号(今108号)。房主叫李奉先,生于1877年,房子是他曾祖父在太平天国克复南京前建造的。刚建成没多久,太平军就进了城,李家人出逃,李奉先的曾祖父舍不得新房子,留下来结果被太平军杀了,房子也被太平军没收了。太平天国失败后,房子没被清军毁掉,李家人回来才知道房子曾经做过太平天国的王府,并且墙壁绘上了美丽的图画。李奉先从小住在这栋宅子里,就看见过这些壁画,他父亲也曾说过这些是太平天国留下的。

  调查组仔细考察后,罗尔纲等人确认李家的房子应该是太平天国时期的一个衙署或者某个小王的王府。太平天国晚期封王太多,那些品级较低的四等王和五等的列王,没有专门建造的王府,往往就选择高大的民宅,绘以彩画,充当王府。所以罗尔纲先生认为堂子街的这处宅子可能是太平天国时期某个四等王或者五等王,利用高大的民居直接改造成的王府。

  用石灰掩盖“人血牡丹”

  歪打正着却保护了壁画

  李奉先介绍完后,专家们开始仔细观察。在画面某个角落的地方仔细敲去一些石灰,立刻就露出了一些花叶的图案。

20130615015337469_副本.jpg

网络配图

  这些壁画是怎么保存下来的呢?李奉先介绍,太平天国失败后,李家虽回到原来的房子,然而对太平军留下的这些“逆迹”,却深感不安。他们无心欣赏这些美丽的壁画。于是这些壁画有的被刮去,有的被涂抹,有的被烟熏黑。

  到了1950年10月,一家以织布为业的房客住在李宅中,他听说太平天国壁画上鲜红的颜色是用人血所画的,深夜独自织布时,看到四壁的图案觉得很恐怖,就买了一担石灰,把在72号的六壁牡丹花大壁画涂抹了,但显眼的牡丹花依旧映了出来,他索性又买了六担石灰把壁画粉刷掉。

  “但是他们没想到,当年的破坏行为,到今天反而是一种无心的保护,恰好是这些石灰‘保护’了画作,让它们没有受到岁月的侵蚀,在今天才重新绽放华彩。”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研究部主任张铁宝说道。

  墙上残留着

  太平天国的精美壁画

  走在堂子街,向周边居民打听太平天国壁画艺术馆,人们都不陌生,“再往前走,108号就是!”

  因为还没正式对外开放,108号大门紧闭,只是垂落的门扣偶尔随风微动。在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副馆长吴瞻的带领下,我们进入参观。

  这是一幢坐北朝南的古建筑,共有五进。一进大厅,八幅壁画映入眼帘。它们和墙壁融为一体,立于东西两侧,仰视才能看清全貌。只见看似反映南京近郊春光的《云带环山图》、描摹燕子矶山水风景的《江天亭立图》等几幅山水风景画气势恢宏;《孔雀牡丹图》《柳荫骏马图》《双鹿灵芝图》《鹤寿图》等花鸟瑞兽图则情态逼真。虽然历经一百多年的沧桑,画面有些部分脱落、褪色,显得斑驳,但是壁画大多还保留着较为完整的形态。据吴馆长介绍,这些壁画本没有名字,现在留下的名字都是罗尔纲先生等人命名的。

  八幅壁画之中,最为人们所熟悉的是《江防望楼图》——江岸矗立着一座五层军事望楼,望楼下战船林立,战旗飘飘……呈现出太平军天京江防的主题,傅抱石先生曾赞誉其为“一幅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

  吴馆长告诉我们,原本房屋的每一进都有壁画,但是现在能看到的遗存除了大厅的八幅壁画外,只有二进《鹿鹤同春图》《鸳鸯荷花图》《绶带蟠桃图》等八幅板画,它们还都保持当时在宅子里的位置。

  江宁方山发现

  太平军的“涂鸦画”

  我们在堂子街太平天国壁画艺术馆还看到了当年在如意里和罗廊巷发现的壁画。

  1954年,南京市私立新宁中学在如意里44号和40号修校舍时发现了露天墙壁上有被石灰粉饰的画迹,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接到报告后派工作人员前往调查,并请技工将表面石灰剥去,露出了5幅花鸟壁画。画面生动逼真,连著名画家陈之佛、傅抱石都啧啧称奇。

u=2718173441,2506356907&fm=11&gp=0_副本.jpg

网络配图

  如意里一带,是官僚住宅区,明朝做官的人都聚居在那里,因此有不少高大的建筑。据口碑资料说,居民早年并没有见过墙上有画,一直到上世纪50年代墙壁露天了,经过风吹日晒,才从粉刷石灰层的破缝里发现这五幅壁画。

  因为有堂子街、如意里两处发现,等到罗廊巷壁画发现时,居民们也有了经验。1955年10月,南京市建邺区侯家桥派出所一名户籍员调查户口时注意到罗廊巷17号正厅右侧的墙壁上石灰剥落之处隐约有朱红斑点,因为他和居民们都参观过相距很近的堂子街壁画,他们就联想到此处是否也有被涂盖的太平天国壁画呢?大家很兴奋地把表层石灰剥去一小块,露出了有叶状的图案,一共发现了9幅壁画,但都损毁严重。今天艺术馆内只能看到一幅南京罗廊巷壁画《松鹤图》。

  据吴馆长介绍,除了上述三个地方外,黄泥岗、竺桥、江宁方山也都发现过太平天国壁画,但因拆迁、环境等原因,大部分壁画都没有保存下来。

  江宁方山下乐村是遗址之中唯一不在市区的。据史料记载,发现时共有三幅壁画,但只有一幅《守城图》比较清楚。图中画了一座城池,上有三个门洞,城头上有旗帜,旗帜上还有字,旗下有手持铁叉的士兵守城,只是这些士兵都用铁叉直接象形代替了。构图简单笨拙,可能是太平军战士驻防时随手涂鸦所作。

  吴馆长介绍,除了南京以外,苏州、宜兴、金华、绩溪等地还保存了一些太平天国壁画。像安徽绩溪的祠堂里有西游记故事图,唐僧头戴武士头盔骑着马,旁边跟着三个徒弟,构图虽然简单,线条稚嫩,但是却活灵活现。还有天神托着宝塔的壁画,站在卷云上的天神,浓眉大眼,隆鼻大耳,不过人物比例有些失调,显然是随手勾勒而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内容由用户发布,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的内容请及时联系本站,并提供相关证据,经查实后本站会第一时间删除。
414软文网 http://www.g414.com/l/lishi/456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