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是中国古代文学的集大成者,也是一幅反映中国封建社会兴衰的“清明上河图”,很多人认为,《红楼梦》借鉴和学习了《金瓶梅》的一些创作方式,笔者认为,不但是借鉴和学习了,而且是突破和超越了,比如在性爱描写方面,《金瓶梅》是非常直接的展示整个性爱场面,尺度之大让人“过目不忘”,而《红楼梦》则采取了比较含蓄的方式,给人的感觉却是“回味无穷”,然而尺度依然是非常的大。

  在整部《红楼梦》里,设计性爱描写的地方有二十余处,曹公对每一处的处理方式可谓“蜻蜓点水”,点到为止,给了读者以足够的想象空间,这或许就是突破和超越《金瓶梅》的地方,笔者仅以曹公描写王熙凤与贾琏的性爱关系,与列位看官共同分享《红楼梦》的性爱描写。

QQ截图20170610144932_副本.png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金玉缘》。新版通行本前80回据脂本汇校,后40回据程本汇校,署名“曹雪芹著,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图片源于网络

  列位看官知道,贾琏和王熙凤是大观园里真正的掌权者,贾琏是一个浪荡公子,整日里想着的就是怎么捞钱怎么玩女人,“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十分难熬”,女人对于贾琏来说,就是一个玩偶.

  王熙凤则是一个权力欲望极强的女性,她持家理财有方,颇具管理才干,但她与贾琏并没有真正的爱情,她也从没感受到爱情的滋味,这样一对夫妻,可以说是相互利用,相互玩偶的,在他们两口子中间,还外带着一个“俏平儿”,虽然说只是通房丫头,但也是被认可的。

  在《红楼梦》第七回中,曹雪芹曾如此写道,老妈子周瑞家的奉命去给各房的姑娘、奶奶们送宫花(相当于是一种装饰品吧),“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房门槛儿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的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周瑞家的会意,忙着蹑手蹑脚儿的往东边屋里来,只见奶子拍着大姐儿睡觉呢。周瑞家的悄悄儿问道:‘二奶奶睡中觉呢吗?也该清醒了。’奶子笑着,撇着嘴摇头儿。正问着,只听那边微有笑声儿,却是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人舀水。”本文为趣历史原创,未经趣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这一段写着甚为精彩,小丫头丰儿为什么坐在门槛上,为什么见周瑞家的走过来了就“连忙摆手”,周瑞家的“会意”是会的什么意,为什么要“蹑手蹑脚儿”,大姐儿在睡觉,可二奶奶在睡觉吗?奶子“撇着嘴摇头儿”是什么意思,直到听到屋里传来笑声,而且是贾琏的笑声,贾琏大中午的和王熙凤在屋里做什么?陪王熙凤睡午觉吗?平儿却是“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人舀水”,睡午觉这是干嘛?显然没那么简单!

  聪明的列位看官,您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吧?这是贾琏和王熙凤大中午的在房里做爱啊!平儿作为通房丫头,需要在一旁伺候,比如伺候两人洗澡等,所以才会有“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人舀水”的话语,至于平儿是否也参与了,是否“双飞”,这个也未可知啊!这也就是小丫头丰儿望见周瑞家的走来“连忙摆手”,奶子“撇着嘴摇头儿”的原因了。

QQ截图20170610145006_副本.png

金陵十二钗,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最优秀的十二位女儿。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巧姐、李纨、秦可卿十二位正册女性名单。图片源于网络

  这一回的章回名,曹公题名为“送宫灯贾琏戏熙凤”,一个“戏”字,足以说明其中问题,在这一回里,贾琏和王熙凤作为主角均没有出场,二人之事完全是以旁人的行为进行衬托,对于性事更是只字不提,却将贾琏和王熙凤昼日荒淫写得入木三分,此处隐笔,堪称绝妙。

  曹公描写贾琏、王熙凤和平儿之间的性事还有几处,都非常精彩,比如贾琏在女儿大姐儿出痘期间,和“炮友”多姑娘鬼混,山盟海誓巫山云雨了一番,可是,回家后,多姑娘送给贾琏的一束头发被平儿发现了,贾琏央求平儿替他隐瞒,不要告诉王熙凤,于是有了“俏平儿软语救贾琏”的故事。

  在平儿的仗义帮助下,终于了瞒过精明的王熙凤,贾琏更是非常感激和怜爱平儿,正所谓“妻不如妾”,望着美丽的平儿,贾琏性欲大起,就想和平儿一同巫山云雨一把,曹公在《红楼梦》第二十一回的文中如此写道:“平儿指着鼻子,摇着头儿,笑道:‘这件事你该怎么谢我呢?’喜的贾琏眉开眼笑,跑过来搂着,‘心肝乖乖儿肉’的便乱叫起来……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平儿夺手跑出来,急的贾琏弯着腰恨道:‘死促狭小娼妇儿!一定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

  咋一看倒没什么,不过把前后文仔细一看,这活生生就是一段男女打情骂俏的对话,前戏做得很到位哦!当然了,平儿是贾琏和王熙凤的通房丫头,更是贾琏内定的姨娘侍妾,只是还没有给予正式名分而已,她的身份在《红楼梦》众多的丫头中是具有特殊性的,所以贾琏向平儿提出性要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在平儿的挑逗下,贾琏又急又气,可谓爱恨交加,曹公一句“急的贾琏弯着腰”,便把贾琏当时的火急火燎写得传神,欲火中烧的贾琏因为生理反应不得急着不弯腰,还骂平儿“小娼妇”,求之而不可得的心理跃然纸上。本文为趣历史原创,未经趣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可平儿心里始终是害怕王熙凤的,所以没有答应贾琏的要求,于是只得跑到屋外,文中还写道:“平儿在窗外笑道:‘我浪我的,谁叫你动火?难道图你舒服,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呀!’”没有特殊的关系,一般丫头怎么敢跟主子这么说话啊?在平儿眼里,贾琏除了是她的主子,还是她的老公,所以她才敢这么说。

  《红楼梦》中,贾琏最大的本事就是玩女人,在凤姐过生日那天,贾琏便乘着老太太太太给凤姐庆祝生日的机会,去幽会炮友“鲍二家的”了,正巧凤姐喝多了,和平儿一起回去更衣时,发现了贾琏的奸情。

  《红楼梦》第四十四回曾如此写道:“凤姐来至窗前,往里听时,只听里头说笑道:‘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贾琏道:‘他死了,再娶一个也这么着,又怎么样呢?’那个又道:‘他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了正,只怕还好些。’贾琏道:‘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说。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凤姐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回身把平儿先打两下,一脚踢开了门进去,也不容分说,抓着鲍二家的,撕打一顿。”

QQ截图20170610145347_副本.png

大观园,是《红楼梦》中贾府为元春省亲而修建的,元春题其园之总名曰“大观园”,正殿匾额云“顾恩思义”。图片源于网络

  如果对于平儿是“妻不如妾”,那么对于诸如多姑娘、鲍二家的这些“炮友”们,贾琏便是“妾不如偷”了,从这段文字里,我们可以得出几条信息,贾琏对于性是不满足的,而且他对自己“妻管严”的生活是厌倦的,除了王熙凤、平儿,他还有更多的女人,从之后《红楼梦》的发展,列位看官知道,贾琏偷娶了尤二姐,还纳了秋桐为妾侍,除此之外的女人还有很多。

  而平儿对于性,由于害怕王熙凤,贾琏和平儿没有经常在一起,“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贾琏此话,说明平儿处于性压抑的状态,所以才会“一肚子委屈”嘛!

  而王熙凤则是充满了恨意和妒忌,可恨自己的丈夫不但和别的女人在外偷情,还在诅咒自己,更妒忌一样视为心腹的平儿,在老公的眼里,在他人的眼里,平儿要比自己要贤惠得多,于是贾琏、王熙凤、平儿、鲍二家的四个人开始厮打,而王熙凤却先打了平儿,可见其心中的妒火,这件事最后闹到老太太那里。

  老太太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哪里保的住呢?从小儿人人都打这么过。”这句话反映出,其实偷情这回事,在荣国府这样的豪门里是常态,“人人都是打这么过”,通过这句话,将达官显贵的荒淫体现得淋漓尽致。

  《红楼梦》作为中国古代文学的巅峰之作,其语言的运用更是精妙绝伦,炉火纯青,对于性爱的描写,《红楼梦》并没有避讳,相反大胆地大尺度的展开,只不过所运用的手段与《金瓶梅》不同,含蓄而深刻,给人以想象的空间,耐人寻味。本文为趣历史原创,未经趣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内容由用户发布,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的内容请及时联系本站,并提供相关证据,经查实后本站会第一时间删除。
414软文网 http://www.g414.com/l/lishi/491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