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学良和于凤至的婚姻,晚年张学良在口述历史时曾作这样的回忆:“那时,人家对我父亲都敬而远之,都叫他土匪军队,都怕我父亲。但辽源的商会会长于文斗,后来就是我的岳父,对我父亲非常好。他看中了我父亲,他说我父亲可不是一般平常的人。将来一定会有大发展。就这样,我们两家订了亲。我太太比我大三岁,那时,我根本不知她长得什么样儿。由于算是包办婚姻,我跟我的原配太太不是那么合得来……”

  1897年辽河边上的商埠小镇郑家屯春意盎然。在这古有水旱码头称谓的小镇西街,有一幢雕梁画栋、飞檐起脊的商号,名叫“丰聚长”。店内经营粮谷下杂,油盐布匹,可谓买卖兴隆,财源广进,乃为小镇上的第一大商号了。老板于文斗慈眉善目,精明世故,由于他平日经商童叟无欺,仗义疏财,所以在镇子上德高望重。阴历五月初八那天,于文斗惟一的女儿就降生在距小镇60里的大泉眼村。他为女儿取名:于凤至!

  到了1908年,于凤至已从大泉眼来到郑家屯,这时的她已出落得如花似玉。当时松辽平原匪患猖獗。前郭尔罗斯一位名叫陶克陶胡的没落贵族投靠沙俄,叛乱为匪。他纠集匪股数千,兴兵作乱。奉天军务督办徐世昌为尽快剿灭这股甚嚣尘上的顽匪,曾派数股官兵前往进剿,然而久剿无效。后来,徐世昌想到了胡匪出身的张作霖,此人此前刚受朝廷招抚,在新民县当个小小的管带,时刻都想寻找为朝廷立功的机会。徐世昌认为张作霖精于骑射,又熟悉胡匪的生活习惯,如派他到辽东剿匪必然事半功倍,旗开得胜。于是一道军令,把张作霖从新民召到奉天,授以军机,任他为前路巡防营统领,开赴古镇郑家屯剿匪。张作霖由辽南远来辽东,促成了他与于文斗之间的一段情缘。他来古镇后选中了西街于文斗的商号“丰聚长”后宅作为他的剿匪指挥部。于文斗也因长期受当地土匪的骚扰,对胡匪深恶痛绝,所以对张作霖的到来视如救星,待以上宾。

  仲夏6月,漠北荒原大举刀兵。张作霖头顶炎炎烈日,率骑兵奇袭龙王庙叛军的老巢。可是,由于张作霖不熟悉辽东地形,凭一时骁勇冲入敌阵,不慎竟陷入了陶克陶胡在荒漠深处为他布下的陷阱。结果张作霖的骑兵中了陶克陶胡的四面重围,“轰轰轰”三声炮响,只见荒漠深处刀林剑树,万枪齐发。张作霖纵然身经百战,可毕竟没有想到辽东沙漠旱海里居然会出现如此凶悍的一批狂野凶徒。张作霖虽陷重围,但却困兽犹斗,接连发起八次突围,然而终因他率领的骑兵人地两疏而频频败北。在这十分危急的情况下,张作霖只好派精骑逃往奉天,向三省总督徐世昌请求救兵。可老奸巨滑的徐世昌正期望借陶克陶胡之手除掉他视若异己的张作霖,所以迟迟不肯发兵相救。张作霖接连发起的突围失败后,他惟一的希望就是借助辽东另一位军阀吴俊升的骑兵。可是,他与在洮南驻防的后路巡防营统领吴俊升之间历来心存芥蒂,暗有磨擦。再说张作霖陷入陶克陶胡的包围越来越深,他纵然想派精兵向洮南求援,也难以做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内容由用户发布,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的内容请及时联系本站,并提供相关证据,经查实后本站会第一时间删除。
414软文网 http://www.g414.com/l/lishi/491283.html